中国古代盾牌到现代多功能臂式盾牌|戈泰警用装备
中国古代盾牌到现代多功能臂式盾牌|新闻详情页

当前位置:戈泰装备 > 新闻动态 > 中国古代盾牌到现代多功能臂式盾牌

2017-10-10 15:29

河南省戈泰警用装

1. 古代战争中,尚没有史料显示有不用盾牌的正规军队。
盾是一种极为古老的兵器,古称“干”,很早就有成语“大动干戈”,由此能看得出盾的古老和常见。
其实想一想也能明白,如果有人拿刀砍你,拿弓箭射你,你本能的反应就是抓一块板状物体遮挡身体,而这样做也确实最有效。盾牌可以有效减少伤亡,可以在心理上快速构建起己方阵型(想想一排盾牌同时竖立,士兵立马就能找到位置,按部就班列好阵型准备战斗),盾牌甚至可以当做进攻武器杀伤敌人(盾牌可以直接用来砸人,一些特制盾牌如中国古代盾面装大铁钉的“钩镶”更是威力惊人)所以使用盾牌是冷兵器时代军队最基础,也是最普遍的做法。很多军队甚至以多人盾牌组合为部队结阵的基础(例如古希腊重装步兵方阵、宋代的步兵大阵等)。纵观古今中外,只要是正规的军队(只拿锄头菜刀上阵的起义军一类不算),盾牌都是必备的武器。  当然有朋友提出蒙古、匈奴一类游牧民族骑射立国,不重视盾牌。这个我承认,但他们一样是要装备盾牌的。尽管盾牌会影响骑射,但蒙古轻骑兵的标准装备中同样有一面小型的皮盾,而蒙古军队除了以骑射奔袭为主的轻骑兵外,还有不少用来稳住阵脚的重骑兵(虽然他们的装甲和欧洲骑兵比仍然算轻骑兵)和用来作攻城战的步兵,他们也都要装备盾牌。
中国古代的盾牌
2. 古代战争中,同样没有完全不用矛的正规军队。
矛同样是一种极其古老的兵器,我相信猿人老祖宗从树下捡起一根长树枝用来捅其他动物就已经是人类使用矛的开端,所谓“一寸长一寸强”,矛赋予士兵的更长的杀伤长度。人和人格斗,除非两人体格、武艺相差太大,否则用长兵器的人绝对占尽优势。步兵结阵防守,竖起如林长矛,那真是铜墙铁壁;或者骑兵冲锋,挺枪刺入敌阵,同样威力巨大。
此外,用矛不需要太多经验和技术(随便找个老百姓,给他支长矛,不用一会儿相信已经能上战场刺杀;要是给他把刀,两三天能不能熟练砍人那可不敢保证;至于剑、斧、弓箭等,更是需要经年累月的训练),军队很多时候没有时间训练熟练战士,临时征召的新战士只能用矛。
当然,矛很多时候只用于防守。持矛的战士如果遭敌人骑兵迂回或持刀剑的近战步兵“抢近身来”,那就很危险了,所以一些古代军队并不以矛为主战兵器(如主要使用剑、盾和标枪的古罗马军队),不过,这些军队同样装备有一定数量的长矛。甚至一直到火器逐渐成为主流时,矛仍然装备军队(如将长矛手和火枪手混编的西班牙军队),在各种冷兵器退出舞台后,长矛依然留在军队中,最终演化成刺刀,留存至今。
 
3. 古希腊一手矛、一手盾的士兵实际上是其军队的主力--重装步兵。
重装步兵是古希腊最精良的部队,一般由贵族和较富裕的自由市民担任。他们装备长矛和厚重的青铜甲,古希腊重装步兵通常结成方阵,所有战士紧密地排列成8列或16列的方阵形,一起移动、一起攻击,利用集中长矛的优势,来对抗较松散零乱的敌军部队。这个战法相当成功,对战斗力也有显著的提升(比如马拉松之战)。
当然,这种武器装备方式很笨重,士兵严重依赖方阵,单兵作战能力很弱,非常惧怕骑兵的迂回。所以在希腊破碎的丘陵地形,这种方阵还能奏效,一遇到广阔的地形,遭遇敌方骑兵大纵深迂回,古希腊重装步兵必败无疑。
秦军当然是用盾的。
一手矛一手盾是军队的主力
4. 当年的秦军可能为了快速和机动灵活,秦军士兵(步兵)铠甲大部分为皮制,而且不用盾牌,穿在身上运动自如,没有沉重感,可快速奔跑!士兵为了封爵领赏(秦律规定斩首一级就封爵),所以奋勇争先。不过,这些大都是由普通百姓组成的轻步兵,秦军中同样有大量的重装步兵,他们一样装备有盾牌。
5. 中国现在已经大量装备可攻可防的多功能臂式盾牌
多功能臂式盾牌是现代的标配
多功能臂式盾牌又称臂式盾牌,防暴臂盾多功能臂式盾牌又称臂式盾牌,防暴臂盾
重量≤1.8kg 尺寸:长69cm×宽30cm
材料:钛合金
握把连接强度:握把与盾体间的连接能承受500N的拉力。
臂带连接强度:臂带的搭合好后,臂带与盾体间的连接能承受500N的拉力。
耐冲击强度:盾体能承受147J动能的穿刺。
耐击打强度:能承受击打试验机的击打,击打点线速度为18m/s±0.3m/s,击打能量为342J±13J;
击打后盾体未能破碎或出现长度大于50mm的裂纹。
高、低温耐击打强度:盾体经低温(-30℃±2℃)或高温(±55±2℃)4小时处理后,5min内耐击打
强度符合要求。